• 正在加載中...
  • 彭加木

    彭加木(1925——?),原名彭家睦,廣東番禺(今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石井鎮槎龍村)人,漢族。1947年畢業于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南京大學 )農學院,1979年任新疆科學院副院長。

    他先后15次到新疆進行科學考察,3次進入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羅布泊進行探險,1980年6月17日不幸在羅布泊失蹤。

    編輯摘要

    基本信息 編輯信息模塊

    中文名: 彭加木 出生日期: 1925年
    性別: 外文名: Peng Jiamu
    別名: 彭家睦 出生地: 廣州
    民族: 國籍: 中國
    畢業院校: 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南京大學) 主要成就: 十五次進疆考察
    信仰: 共產主義
    逝世日期: 1980年6月17日(失蹤)
    三分彩是骗局吗

    目錄

    人物經歷/彭加木 編輯

    彭加木于1925年生于廣州市白云區。

    1947年,在南京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畢業后,到北京大學農學院任教,專攻農業化學。新中國成立后在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工作。195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6年,中國科學院準備組織一個綜合科學考察委員會,分赴邊疆各地調查資源,他主動放棄出國學習的機會,積極向組織提出要求,赴新疆考察。他在給郭沫若的信中說:“我志愿到邊疆去,這是夙愿。……我具有從荒野中踏出一條道路的勇氣!”

    1957年,身患惡性腫瘤,回到上海治療。他以頑強的意志同疾病作斗爭,病情稍有好轉就重返邊疆。先后踏遍云南、福建、甘肅、陜西、廣東、新疆等十多個省區,曾十五次進疆考察并幫助改建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后任該院副院長。還三次進入羅布泊地區,調查自然資源和自然條件,為開創邊疆科研工作傾注心血,并為發展我國的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

    1980年5月,他帶領一支綜合考察隊進入新疆羅布泊考察,在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次揭開了羅布泊的奧秘。

    彭加木 彭加木

    1980年6月17日上午10時,考察隊在庫木庫都克附近扎營。其時,汽油和水所剩無幾。為了解決這一困難,繼續東進考察,他獨自外出找水走向沙漠深處,不幸失蹤,之后一直未找到他的遺體。對于他的失蹤,在全國曾風傳過各種說法猜測。多年來,官方和民間曾多次發起尋找,均一無所獲。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的光榮稱號。  

    探險故事/彭加木 編輯

    第一次

    第一次是1964年3月5日─3月30日, 彭加木和幾個科學工作者環繞羅布泊一周,采集了水樣和礦物標本,對當時流入羅布泊的三條河流(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河水中的鉀含量做了初步的研究,認為羅布泊是塊寶地,可能有重水等資源。

    彭加木失蹤前行走路線圖 彭加木失蹤前行走路線圖

    重水是制造核能源不可缺少的物質,六十年代我國需花大量外匯購買。他不顧身患癌癥的身體,主動請纓為國家找天然重水,但由于時間短促,一無所獲,但他的獻身精神卻感動了人民,其被推選為全國人大代表。

    第二次

    第二次考察是1979年11月15日和12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中日兩國電視臺組成《絲綢之路》攝制組,到羅布泊實地拍攝,聘請彭加木為顧問,先期到羅布泊進行了細致的科學考察,他說:“我彭加木具有從荒野中踏出一條路來的勇氣,我要為祖國和人民奪回對羅布泊的發言權”。

    彭加木失蹤路線 彭加木失蹤路線

    此行取得了許多驕人的科研成果,為國家尋找到了許多稀有的寶藏。這次科學考察發掘填補了我國一些重大科研領域的空白,糾正了外國探險者的一些謬誤。科學考察結束后,又為中日兩國攝制組找到了從古墓地、興地山進入樓蘭的道路,還重走了從樓蘭環繞羅布泊到達若羌的絲綢之路中段。

    第三次

    第三次是1980年5月8日至6月17日, 他任中國羅布泊科學考察隊長,首次穿越了羅布泊湖盆全長450公里,因1972年前是水鄉澤國,誰也無法穿越,在湖盆中采集了眾多的生物和土壤標本,采集眾多的礦物化石,收集了眾多的第一手科考資料,為我國綜合開發羅布泊做了前瞻性的準備。

    不幸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卻失蹤了,國家先后4次派出十幾架飛機、幾十輛汽車、幾千人拉網式的尋找,面對著黑風暴刮起的沙包、沙梁、沙山,卻沒有絲毫蛛絲馬跡,人們終于知道了,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化作了“羅布魂”。

    失蹤過程

    縱貫湖底

    1980年6月5日,是一個永遠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考察隊在彭加木的率領下,由北向南縱貫干涸的湖底,終于按計劃到達本次考察的終點——米蘭,打開了羅布泊的大門。史無前例的縱貫羅布泊湖底的任務,首先被中國科學考察隊勝利完成。他們是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的汪文先、馬仁文、閻鴻建、沈觀星、陳百泉、司機陳大華、王萬軒、包紀才和駐軍某部隊的無線電發報員肖萬能。

    再次橫貫

    1980年6月11日在完成羅布泊任務的考察隊,在米蘭農場小憩片刻后,即刻準備沿古絲綢之路南線再次橫貫羅布泊地區,然后取道敦煌去烏魯木齊,以結束這次兩個多月的野外考察工作。

    汽油和水耗盡

    6月16日下午2時許,考察隊來到庫木庫都克以西8公里處。此時,車上所帶的汽油和水都幾乎耗盡,按計劃,還有400公里路程。經討論,他們決定就地找水。當天下午沒找到。晚上,開會決定,向當地駐軍發電求援。彭加木親自起草了電報稿:“我們缺水和油,剩下的水和油只能維持到明天。” 彭加木起先并不同意發電報求援,只希望自己找水。因為當時向當地駐軍求援送水的話要用去大約7000元的資金,這在當時是一筆龐大的數目,最后在大家的壓力下才同意發出電報,但內容不是要水,而是匯報了當時他們嚴重缺水的情況。

    獨往沙漠找水

    彭加木紀念碑處的夏叔芳的親筆信 彭加木紀念碑處的夏叔芳的親筆信

    1980年6月17日上午9時,部隊回電同意給予援助物資,并要求提供營地坐標。下午1時,司機王萬軒到車里取衣服時,在一本地圖冊里發現一張紙條,看后不由大吃一驚:“我往東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時三十。”彭加木冒著50℃多的高溫單人找水,這在沙漠里是極其危險的。

    搜尋行動

    1980年11月初,根據中國科學院黨組的指示,為了平息社會上的謠言風波,要再一次尋找彭加木同志。第四次進入羅布泊的隊伍,由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新疆軍區獨立5團、通訊兵部隊、汽車56團和蘭州407部隊等八個單位共69人組成,配備大小越野汽車18輛。新疆分院副院長、黨委副書記王熙茂同志任現場總指揮。彭加木的夫人夏叔芳隨隊住在敦煌指揮部。彭加木的兒子彭海以及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辦公室主任朱相清隨隊前往現場幫助尋找。為了保障尋找隊伍絕對安全,第四次尋找隊在敦煌建立指揮所,敦煌指揮所與尋找分隊保持無線電聯系;發生緊急情況時的救援,由軍區空指臨時派出飛機擔任;有關空地聯絡信號等也作了明確規定。隊伍由14名科技人員、15名解放軍戰士、7名通訊報務人員、20名司機、4名測工、9名后勤聯絡人員共69人組成。軍區和分院抽調水罐車、油罐車、電臺車、物資裝備車、吉普車共18輛,攜帶電臺3部、帳篷6頂、行軍鍋2口、信號槍2支、信號彈4個基數和大量生活用品。

    隊伍從11月10日由敦煌進入羅布泊地區到12月20日撤出,前后共計41天。尋找地區以彭加木同志失蹤前的宿營地——庫木庫都克和腳印消失處為中心,沿疏勒河故道,西起吐牙以西6公里,東到科什庫都克,南北寬10~20公里,總共尋找面積為1011平方公里,直接參加這次尋找的有1029人次,平均每人每天尋找近1平方公里。

    大學生代表在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紀念儀式 大學生代表在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紀念儀式

    第四次尋找工作分為四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從彭加木腳印消失處的東北面開始到“八一井”以西地區,尋找3天;第二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北面和西北面,即從“紅八井”到“紅十井”地區,尋找7天;第三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南面和西南面,即從庫木庫都克到吐牙以西6公里和以東10公里的地方,尋找9天;第四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東面和東南面,即從羊塔克庫都克到科什庫都克,尋找12天。2010年4月14日,為紀念彭加木失蹤30年,中科院新疆分院代表、黑豹科考探險隊員以及大學生代表(來自中國信息大學)在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紀念儀式。當日,中科院新疆分院代表與黑豹科考探險隊隊員等20余人在位于羅布泊附近庫姆塔格沙漠的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祭掃活動。

    遺體猜測

    旅客途經 獻水致敬 旅客途經 獻水致敬

    2005年冬季,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董治寶研究員在羅布泊地區進行科學考察時,在一沙窩處意外發現一具男性干尸,而這具干尸所在的位置距離彭加木失蹤地點西南方向不足20公里,處于沙漠腹地。  

    “會不會是彭加木的遺體?”考察結束后,董治寶將這一消息告訴了彭加木生前的科研伙伴、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夏訓誠。

    “彭加木失蹤20多年來,我們多次接到發現干尸或其他物品的線索,但因發現地距其失蹤地太遠,被一一否決了。此次發現的干尸,由于身上、身旁沒有任何衣物、物品,目前還很難確定是不是彭加木的遺體,但干尸所在地與彭加木失蹤位置不太遠,所以我們決定去考察。”夏訓誠說。

    據悉,彭加木當年離開營地時隨身帶有兩臺相機、一只水壺和幾個筆記本,腳穿一雙翻毛皮鞋,而這些都是確定遺體身份的重要證據。另外,夏訓誠等人還將對發現的遺體進行采樣,比對彭加木親屬的DNA信息以確認遺體身份。

    2006年6月14日,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董治寶向記者透露,14日凌晨,被懷疑為我國著名科學家彭加木遺體的干尸,已經移交敦煌市博物館保存。

    DNA 鑒定  

    董治寶透露,當年科考隊曾從干尸上取樣,送有關科研機構進行DNA分析,但在取樣過程中由于缺乏專業知識,且后期保存不善,導致DNA鑒定失敗。

    董治寶說,中國科學院基因專家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專家將趕赴敦煌,同中科院寒旱所有關專家共同組成鑒定小組,對干尸進行取樣分析。

    2005年,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已經就干尸的相關問題同敦煌市博物館達成備忘錄。雙方在備忘錄中稱:由于干尸身份的考證可能會引起社會各界強烈反應,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與敦煌市博物館就此事達成共識: 1、對干尸的身份需要進一步應用現代科學技術來確認,在此之前,雙方不得作不真實的報道; 2、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負責身份鑒定工作;敦煌市博物館妥善保存干尸,并積極配合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取樣與分析工作。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羅布泊湖東南方向的庫木庫都克以西4公里處意外失蹤,受到舉國關注,對他的失蹤,全國曾風傳過各種說法和猜測。多年來,官方和民間曾多次發起尋找,均一無所獲。又傳出發現彭加木遺體的消息,據稱,這次發現的尸體與彭加木有五大相似之處。

    2007年6月2日,探險愛好者劉先生和朋友一行4人在位于哈密大南湖戈壁與羅布泊相接部位的雅丹地貌群拍照時,發現一具干尸,他們懷疑這就是彭加木的遺體。

    核心提示:“我往東去找水井。”

    1980年6月17日,彭加木留下紙條,往東去了!其實無論是官方組織的搜救隊,還是民間的探險團隊已在這塊土地上苦苦尋找了27年,但彭加木就像是空氣一樣在羅布泊地區神秘蒸發了,留下諸多的猜測給后人。27年之后的今天,幾位野外探險者發現的這具干尸會是彭加木嗎?

    ·1、在羅布泊附近

    當年,彭加木的走失地,在庫母塔格沙漠羅布泊鎮附近以東,而此次野外探險者們發現的干尸,則在羅布泊相接部位的雅丹地貌群附近。

    ·2、170厘米身高

    彭加木 彭加木

    在有關彭加木的特征描述里,我們看到了這樣的文字: 他生前為寬額頭,身高172厘米。此次發現的這具干尸,身高恰恰在170厘米左右,從圖片上也能看出,死者生前是寬額頭。

    ·3、白色的確良襯衣

    據曾經給彭加木先生開車的司機、當時的車隊隊長王萬軒老人回憶:至于襯衣,彭加木先生有一件藍色的,一件白色的。而此次發現的這具干尸,身上穿的正是一件白的確良襯衣,而這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最流行的衣料。

    ·4、藍色長褲

    王萬軒老人清楚地記得,彭加木當時穿著藍色長褲,這與探險者們發現的干尸特征也是一致的。

    ·5、上海牌手表

    彭加木走失前戴了一塊上海牌手表,但是已經沒有人記得這塊手表的表帶是金屬的還是皮革的了。而在這具干尸身上,恰恰有一塊上海牌手表。

    專家解釋:

    1、可能是哈密大風所為

    彭加木 彭加木

    這具干尸是在庫木塔格沙漠一處偏僻的沙窩里發現的,如果是彭加木,為什么幾位野外探險者這么輕易就找到了呢?中國氣象局烏魯木齊沙漠氣象研究所所長魏文壽介紹,以硅化木為例,許多硅化木都被埋得很深,可是經過山體的生長、沙丘的移動和風蝕等原因,它們就可能會暴露在地表。在哈密地區出現了幾場大風,掩埋在沙子下面的尸體是完全有可能在風將沙子吹開后重新暴露在大家面前的。

    2、沙丘移動可能帶走干尸

    魏文壽所長也表示,要確定這具干尸是不是彭加木,確認發現地點非常重要。當然,沙丘的移動可能帶動干尸移動,但是移動的距離一般不會太遠。同時,魏所長還表示,如果確定了地點后,最好還是進行DNA鑒定,從而確定干尸身份。1950年,解放軍剿匪部隊一名警衛員失蹤,時隔30余年后,地質隊竟在遠離出事地點百余公里的羅布泊南岸紅柳溝中發現了他的遺體。

    專家確認干尸非彭加木

    2007年7月9日,受到普遍關注的羅布泊干尸事件有了最終結論。彭加木當年在羅布泊走失時科考隊的隊友、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理化所高級工程師閻鴻建以十分肯定的語氣判斷,在羅布泊新近發現的這具干尸不是彭加木的遺體。

    各方反應

    彭加木 彭加木

    干妹妹:希望有生之年能見到哥哥遺體中國科學院探險隊在羅布泊東緣發現一具干尸,他們懷疑這是26年前失蹤的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的遺體。這個消息在彭加木老家白云區槎龍村(即松洲街槎龍社區)傳開后,村里的男女老少紛紛議論此事。留守彭家祖屋的彭加木的干妹妹吳杏英老人表示,獲知這個消息很欣慰,希望加木能早日“回家”。

    親友:他是我們家族的驕傲

    彭加木出生地——廣州白云區豎立其銅像,家鄉人常來“走動” ,槎龍社區天樞中允園8號,這棟古樸陳舊的老房子,就是彭加木出生的地方。彭加木母親的養女、79歲的吳杏英婆婆還住在這里。“木哥很關照我,幾次接我去上海住……”彭加木追悼會在上海召開的時候,吳杏英和許多親人都去參加了,他們非常傷心。

    距老屋不遠,就是2001年建起來的“彭加木公園”,里面豎立著彭加木的銅像。微微細雨中,銅像前擺放的花圈依然鮮艷。村民說,每到清明,附近學校的孩子,都來這里紀念彭加木。不少居民也常來走走,奉上家鄉人對這位著名科學家的敬仰和懷念!

    親嫂嫂:家里人曾多次到沙漠尋找但沒有結果,李麗明老人,老人已經80多歲,是廣東省農科院的退休職工。老伴彭加泰,又名彭浙是彭加木的二哥。

    雖然是親嫂嫂,但因為彭加木的工作很忙,加之那個年代通訊并不發達,她和丈夫很少能見到彭加木。“彭加木失蹤時,我們也是看了報紙才知道的,而他進入羅布泊考察時,我們也是通過報紙知道的。加木出事后,丈夫彭加泰傷心了很久,和弟媳一起去沙漠中尋找弟弟,一去就是半個多月,但回來后說沒有任何結果。

    兒子:不相信羅布泊干尸是其父親遺體

    羅布泊發現干尸,懷疑是失蹤26年前的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的遺體。14日,彭加木的侄女彭丹凝打通了彭加木的兒子彭海的電話,“堂哥已經知道了,他說這些年傳得太多,他不相信是真的,讓我也別相信。”彭丹凝說,“可我希望是真的,那26年的問號終于可以變成一個句號,可以澄清很多東西。”

    探險隊吳仕廣:彭加木干尸絕對是次炒作

    在查看了現場的地形后,曾67次穿越羅布泊、人稱羅布泊第一導的吳仕廣說。據吳仕廣分析,干尸的第一發現地,踞彭加木失蹤的地方有著60多公里的路程,按照這個路程,即使是帶足了糧食和水,也不可能行走這么遠的距離,何況此地踞彭加木失蹤地還隔著10多個沙漠山梁,每一個山梁間都有著數公里的沙山,極難翻越。

    同事夏訓誠:發現彭加木遺體可能性不大

    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夏訓誠在敦煌匯合,這位彭加木生前科研伙伴稱,羅布泊東緣發現的干尸,在2007年7月9日都尚無任何證據表明是彭加木遺體。

    夏訓誠說,此次他趕赴羅布泊開展科學考察活動,主要是與中科院寒區和旱區研究所研究人員合作,尋找典型羽毛狀沙丘進行測量采樣。羅布泊中的這種沙丘成形比較獨特,在世界范圍內也較為罕見。

    對于羅布泊發現的干尸是否為彭加木遺體,夏訓誠認為可能性并不大。他說,2005年冬季在庫姆塔克沙漠中,中科院寒區和旱區研究所研究員董志保發現了這具干尸。發現點據彭加木當年失蹤處庫木庫都克約50公里。干尸身高約160厘米,僅剩骨架,當時不能判斷性別,周邊未發現衣物等標志性的物品。從周圍的情況看,干尸可能曾被人動過。

    根據干尸發現情況分析,夏訓誠不能肯定外界此為彭加木遺體的推測。但他表示,尸體畢竟是在彭加木走失的50公里范圍內,所以尚抱著一線希望。

    2007年7月13日,一支“尋找彭加木科考環保探險隊”已先期前往庫木庫都克,探險隊的有中科院新疆分院副院長、黨組書記付春利。夏訓誠說,這支探險隊攜有金屬探測器,抵達后將用探測器在附近仔細搜索,尋找彭加木隨身攜帶的相機、水壺等物件,亦可為調查干尸身份提供佐證。  

    生前留信

    彭加木失蹤前曾給時任上海科學院生物化學研究所植物病毒研究組副組長的陳作義,發出了最后一封信:

    我們在五月三日出發到南疆考察,五月九日開始進入湖區,一個七人的探路小分隊帶上四大桶水、二大桶汽油、一頂帳篷、糧食炊具等物,自北往南縱穿羅布泊湖底。

    進入湖區的第三天,遇到鹽堿皮(鹽殼),汽車輪胎被鋒利的鹽晶塊“啃”去一小塊一小塊的,無法繼續前進。而所帶的油、水又已消耗不少,只得原路返回。

    在山里常常找不到路,在湖里則是一望無邊,沒有一個定位前進的目標。這兩天正在準備,再度進入湖區,縱貫羅布泊,希望到達阿爾金山前。打算后天出發。我們將在六月底前結束這一階段的考察工作。信是請人帶到有居民點的地方發出的。

    彭加木最后的字條 彭加木最后的字條

    一九八〇年.五.二十八于羅布泊西北部山前的一個營地  

    主要成就/彭加木 編輯

    彭加木先后踏遍云南、福建、甘肅、陜西、廣東、新疆等10多個省區,曾15次赴新疆考察并幫助改建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后任該院副院長。他冒著生命危險,先后3次進入羅布泊地區,調查自然資源和自然條件,為開創新疆科研工作傾注心血,并為我國植物病毒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

    1982年,他被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認為革命烈士。  

    外界評價/彭加木 編輯

    二嫂李麗明: “小叔很謙虛”

    80歲的李麗明是彭加木二哥彭家泰的妻子,有一天早上,李婆婆從電視上看到關于羅布泊發現懷疑彭加木遺體的報道,立即上街買報紙,希望能知道更多的消息。

    李婆婆是廣州市白云區石井人,她嫁入彭家時,彭加木已經在外地讀書。她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彭加木的時候是1948年,當時她丈夫要到美國留學,剛剛大學畢業的彭加木專程從北京回廣州和哥哥告別。“因為沒趕上船期,加木回來的時候我的丈夫已經離開了。”

    在李婆婆的記憶中,小叔是位知書識禮,學識淵博但又非常謙虛的人。彭加木也非常疼愛李婆婆的兩個女兒,每次回來都會給小侄女帶禮物。

    主要作品/彭加木 編輯

    昂藏七尺志常多,改造戈壁竟若何。虎出山林威失恃,豈甘俯首讓沉疴!

    【注釋】  

    1、昂藏——形容儀表雄偉,氣宇不凡。

    2、恃——依靠,憑借。

    3、沉疴——長久的病痛。

    【賞析】生命不息 奮斗不止

    透過隔離室的小窗,彭加木眺望著對面研究所實驗大樓,他似乎看到同志們正夜以繼日工作的身影,仿佛聽見祖國科學事業前進的腳步聲。他想到還有那么多的工作在等著他去做,他不該是屬于病房,更不該屬于死神。他的生命應當屬于科學,屬于黨和人民。想到此,一股強烈的生命之流在體奔涌。一首感人的七言詩脫口而出。

    “昂藏七尺志常多”吐露了多年來他心中的志向。新疆茫茫戈壁中的羅布泊地區是我國古代溝通東西方文化的“絲綢之路”的要沖。這里既有豐富的文化遺產,又有豐富的礦藏資源。近百年來,中外科學家都對它很感興趣。但由于環境惡劣,交通困難,長期來一直沒有進行過系統的科學考察,處于與世隔絕的狀態。當彭加木第一次來到新疆,便立下了改造戈壁的志向。他愿用自己掌握的科學知識去改造它、開發它,為正處在蒸蒸日上發展建設中的國家發現更多的資源。

    茫茫戈壁以其惡劣無比的自然條件呈威肆虐,固然可怕,但在科學家的眼中只是一只失去威勢的“出林之虎”。他相信只要我們掌握科學的知識和技術,依靠頑強的意志就一定能改造自然,戰勝自然。即使是疾病纏身,又豈能讓人俯首退讓!

    這首詩的每一句都讓我們感受到一個意志堅強,信念執著,對科學事業無比忠誠的科學家的自強不息、昂然向上的精神。兩個虛詞“竟”、“豈”在這里猶如兩粒寶石,使整首詩的意境灼然生輝。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xaecsu.tw。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百科秀

    上傳TA的照片,讓詞條煥然一新

    上傳大圖背景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58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42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24 20:56:03

    人物關系

    編輯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